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7年09月21日 11:55

与马丁·费尔德斯坦打赌

美联储在9月19日-20日(美国东部时间,与北京时差12小时,下同)召开了例行的货币政策会议,分析形势,并就下一步具体操作进行决策。这次会议有两大热门议题:一,是否加息?二,如何“缩表”?

会议预计20日下午2点钟结束并同时公布决议,2点半主席耶伦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回答记者提问。

9月20日上午10点钟,......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6日 10:21

化解金融风险四策

指望金融去杠杆能够一蹴而就,就难免过于天真了。数据的变化总是动态的,它可以很快下来,但也容易再迅速升上去。如果没有一个持续的政策和制度安排,并促使金融机构和企业据此调整行为和业务模式,问题很难得到根本解决。而对于当前急剧增加的中国金融风险,一方面要认识到,风险的释放是一个必要和自然的过程,唯其如此,金融去杠杆才能见效,市场才能健康运行;但与此同时,也需采取措施防范过激波动,尤其要避免风险溢出和共振。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30日 10:48

特别国债的“净效应”

此文系旧文,成文于2007年6月29日。

背景说明:

2007年6月29日,经十届人大常委会审议,批准了财政部发行15500亿元特别国债购买2000亿美元外汇事宜,以实现对新成立的国家外汇投资公司——中国投资责任有限公司(CIC)的资本金注入。这是当时为世人瞩目的大事。特别国债共分8期发行,其中第一期6000亿元和第七期7500亿元借道农业银行定向发行,余下六期共2000亿元则采用市场化方式推向市场。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2日 11:26

债券违约处置样本

随着债券违约数量增多,违约后的处置问题备受关注。我国债券违约处置主要有破产诉讼和违约求偿诉讼两种途径。破产诉讼要求企业必须满足债务违约和资不抵债两项条件,目前已经进入或已完成破产程序的发债主体有超日、天威、二重、东特钢和桂有色;其中,仅桂有色最终宣告破产清算,其资产被拍卖后,根据债权人受偿顺序分配。相对破产诉讼,适用违约求偿的发债主体的信用资质相对较好,有一定偿债能力,发行人可与债权人相互协商,确定最终的违约处置方案。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4日 18:00

债券违约四个新特征

近年来,中国债券市场信用事件显著增加:2016年共有34家企业违约,涉及债券80只,金额超过418亿元,违约只数和金额较2015年猛增247%和231%;而在2014年,仅有4家企业违约,涉及债券6只,金额13.4亿元。可见,债券违约已常态化,且呈现如下四个显著特征:

第一,各行业信用分化加大。具体看,易发生信用风险的行业具有如下特征:一是行业具有强周期性,易受宏观经济波动影响,典型的有化工、设备制造等;二是以钢铁、煤炭为代表的产能过剩行业;三是集中在大宗商品、贸易等领域,商品销......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7日 12:19

六月“钱荒”不会重演

小心翼翼再次穿行于六月,置身的已是迥然不同的时空隧道。

自2013年发生著名的“钱荒”事件,六月,便成为中国金融史上一个标志性的符号,凝为一段抹不掉的记忆:当时,流动性接近冻结,回购利率创下30%新高,债券发行大量流标,收益率急升,交易系统延迟闭市,机构违约,基金出现赎回潮,股市暴跌——其动静之大,惊诧全球。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5日 10:58

债务高了怎么办?

全球债务远高于金融危机爆发前;而更重要的问题是:管理风险的能力提高了没有?

全球债务知多少?来自国际金融研究所(IIF)的最新数据显示:215万亿美元,较10年前增加了70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比重为325%!看来,杠杆率不仅中国高,全球都高。债务过多,被认为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诱因之一,而现在全球债务比那时还高,问题是否更严重了呢?债务虽高而迄今并未爆发新的危机,是因为管理风险的能力提高了吗?还是全球债务的分配比以前合理了?亦或是时候未到?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0日 07:54

MPA大考涉险过关,未来仍有系列考验

表外理财首次被纳入MPA考核,并非毫无代价:交易所隔夜回购利率最高32%,银行间7天回购利率超过9%,债券收益率普遍上涨,同业存单利率创下新高。农村金融机构、非法人机构、城市商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受压巨大。虽如履薄冰,但终于涉险过关。未来还会有一系列的考验,比如若将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考核,结果将会如何?笔者的观察显示,其压力并不容低估。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6日 11:18

警惕债市流动性风险

流动性风险一向被视为金融体系的最大威胁。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中,诸多大牌金融机构的倒下,都是因为受到挤兑,资金抽逃,无法继续融得资金所致;而此负面效应的扩散引发的最严重后果,是市场参与者纷纷寻求自保,整个金融体系流动性枯竭,金融危机加重,经济危机爆发。在这一轮危机中,美国的债券市场和货币市场首当其冲。其后备受困扰的欧债危机,也概莫能外。

反观中国,债券市场流动性问题曾多次出现,但均被一一化解。大概人......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3日 20:41

全球债市的三大根本性变化

2016年12月份,中国债市发生了较大的波动,其突出表现是:流动性紧张,资金成本暴涨,债券收益率急剧上行,国债期货数度跌停。这一轮债市波动,正引发深入的讨论,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无独有偶,在中国债市动荡的同时,欧美债市也大跌。非但如此,近年来,欧美诸国的债券市场,就频繁发生骤然的暴涨暴跌事件,这里略举两例:

一是,2014年10......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9日 12:09

利率的拐点

债券市场明年还要再跌,收益率极可能再创新高。而短期的走势,则更多取决于杠杆资金出逃的压力。

当前被广......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2日 16:08

杠杆率的三重维度

中国有不容忽视的债务问题,但不会发生债务危机。去杠杆不等于降杠杆。部门内部的债务可以抵消,但风险不能因此被屏蔽。杠杆可以转换,也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

2016年,对中国债务问题的讨论很热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4月份推出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以不同寻常的篇幅,专门分析了中国企业的债务负担和银行业不良贷款。之后,5月7号出版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甚至谈到了债务泡沫破灭的问题。以上种种,恰逢国内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频发,以致对杠杆率进而债务风险的关注,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5日 10:26

反思负利率

反思负利率
出于稳定汇率、对抗通缩等多方考虑,欧洲五大央行和日本先后实施负利率,从此蹚入货币政策的一大禁区,前途扑朔迷离。从负利率的实践看,各经济体反差较大,喜忧参半:在欧洲,金融机构压力骤增,物价未见起色,但信贷增速加快,汇率贬值也有助经济调整;而在日本,效果差强人意,负面影响凸显,被迫再次转换货币政策操作框架。
 
当前,全球债务高启而经济仍步履蹒跚,利率虽低但企业并未踊跃投资,货币宽松力度空前然通缩难以缓解。陷此困局,突破禁区且持续经年的负利率政策,无疑正在理论与现实之间走钢丝。它究竟是正确的破解之道,抑或只是一种“推绳子”游戏,仍需实践的进一步检验。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4日 15:46

利率双重悖离的意味

        在中国金融史上,尤其是近几年,利率出现反常的现象时有发生。但货币市场与债券市场利率出现双重悖离的情况,则极为罕见,而这,偏偏在2016年发生了。
        利率的双重悖离终究会被纠正,它只来自两种可能:债券收益率上行,或者货币市场利率下行。显然,货币市场利率易上难下。
        今年二季度债市出现一波强震,很多投资者措手不及。在当前利率双重悖离、掉期利率显著高于国债收益率、通胀因素重新纳入视野,以及货币政策强化去金融杠杆并开始抑制资产泡沫条件下,对债市应适当谨慎。<......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0日 11:33

如何控制收益率曲线?

勇于创新不是日本央行(BOJ)的唯一“优点”——它还以擅长制造意外著称。比如,2014年10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BOJ宣布将国债购买规模扩大30万亿日元,震惊全球,导致日本股市大涨8%,日元狂跌。在其2016年1月实施负利率之前不久,对此还明确否认。随后的9月21日,不但未如市场预期进一步降低利率或扩大购买计划,还信誓旦旦地推出了“收益率曲线控制”的全新举措,短短几年的时间,实现了货币政策操作框架的第三次改变。

改变框架的节奏也越来越快:前一次持续的时间为两年多,此次只有九个月。这说明BOJ确实遇到了难处;归结起来,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

第一,负利率政策的局限开始显现。收......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9日 09:52

为何美国未实施负利率?

全球已有六大央行采用了负利率;但在货币政策的理论和实践方面最具创新精神的美联储,却置身事外

长期以来,中央银行家们固守着一个牢不可破的信念,即货币政策利率不能为负,或者说,存在“零利率下限”。据称,此“零利率下限”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现金的收益不可能为负。

如今,此信念似已成为通常不具褒义的所谓“传统观念”。因为,不经意间,全球已有六大央行实施了负利率:瑞典、丹麦、欧元区、瑞士、日本和匈牙利。信念一旦被突破,其往往超乎想象的穿透力和传染性,由此可见一斑。

然喧嚣声中,在货币政策的理论和实践方面最具锐意创新精神的美联储,却显得异常沉静。此轮金融危......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5日 09:46

货币政策的禁区

货币政策有无禁区?曾经是有的。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的中央银行家们勇于尝试,量化宽松(QE)、定向再融资和负利率这些原本的禁地,相继被攻破。只剩下最后一个街垒——“直升机撒钱”(Helicopter Drops)——尚未失守,但也已摇摇欲坠。恐怕不久之后,这苦守的阵地也会被夺去,届时货币政策将再无禁区,唯留下传统的银行家们,仰天长叹。

这攻城掠地的最勇敢斗士和旗手,非伯南克莫属。这位前美联储主席今年4月在博客撰文,谈及中央银行还有什么工具可供使用时,重点推荐了“直升机撒钱”,引起强烈反响,此名词在搜索引擎中的使用量也直线上升。

什么是“直升机撒钱......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20日 12:27

IMF眼中的中国债务谜题

IMF眼中的中国债务谜题

在IMF的分析逻辑中,有两个核心的关键假定:一是将上市公司在险债务的比率,简单应用于非上市公司;二是存在风险的贷款中,转化为银行不良贷款的比重为60% 

因例行的年度第四条款磋商事宜,IMF第一副总裁戴维.利普顿来到中国,从深圳到北京,从官方到学界,进行了多场交流与会谈,并特意强调了中国企业部门的债务问题,认为压力沉重,需立即采取行动。IMF官网同步登出了6月11日他在深圳的讲话全文,足见对此问题的重视。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3日 22:05

去杠杆的效果

如何界定杠杆率及其边界?为何去杠杆?以及应怎样去杠杆并使之达到适度水平?以上三点在讨论杠杆率问题时,绕不过而又并不总是理得清。

中国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去杠杆。在大张旗鼓、各种手段并用之后,很多人都在问:效果如何?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搞清楚评判的标准,即你怎么去衡量杠杆率呢?

这个问题其实蛮复杂。因为,杠杆高......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31日 13:29

第三轮信用重估

目前中国债券市场正处于15年来第三轮信用重估的关键时期,此过程尚未结束。最近债市出现调整,收益率上行,信用利差呈分化式攀升,是对此前债市泡沫所做的一次必要修正。

中国的债务问题、进而中国的债券市场,再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日渐抬升的杠杆率,较为宽松的货币、信贷条件,已不再能拉动同等效率的经济增长。沉重的债务负担,持续下滑的盈利能力,过剩的产能,以及疲弱的全球经济和贸易,使部分企业的经营环境极为艰难。在此背景下,银行的不良资产和企业的债务问题备受关注,各种违约事件频发。债券违约会导致风险溢价抬升和信用分化,这正是价格信号发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