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7年11月18日 11:10

紧缩周期下的流动性与资产价格(三)

三、十字路口下的操作策略与政策建议

当前金融去杠杆已取得一定成效,这突出表现在两大方面:从市场角度看,短期融资的期限拉长,债券交易量萎缩,换手率显著下降,信用利差有所提高;从业务结构看,资产管理的格局正发生积极变化,通道业务削减,银行表外资产压缩,银行委外赎回。虽然有进展,但离目标达成仍相距甚远,所以,无论是对于投资者还是监管层,可以说正处于十字路口。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7日 11:00

紧缩周期下的流动性与资产价格(二)

紧缩周期下的流动性与资产价格(二)

二、关注流动性、资金链与资产价格

流动性、资金链与资产价格是紧密联系的。流动性过度紧张,可能导致资金链紧绷甚至断裂,并引发资产价格大幅下挫,严重时甚至出现踩踏。当前的流动性呈现一种紧平衡的状态,即虽不宽松,总量上还是适度的。但从结构上看,流动性存在三大“短板”,需要警惕。因监管政策集中出台,叠加收紧的货币政策,金融机构开始去杠杆,全社会资产管理的格局在调整,银行委外赎回,表外资产压缩,通道业务削减,......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6日 12:00

紧缩周期下的流动性与资产价格(一)

紧缩周期下的流动性与资产价格(一)

中国已进入紧缩周期,货币收紧和监管加强“双管齐下”,以达挤泡沫、去杠杆和防风险之效。受此影响,债券市场再次经历了跌宕起伏:收益率大幅上行,短端利率高启,期限利差缩小,收益率曲线扁平化甚至出现倒挂和M型形态;债券发行和交易萎缩,换手率显著下降;信用利差虽有扩大,但仍处历史较低水平,信用风险有待释放;企业和金融机构再融资受阻。对于投资者来说,须顺应环境积极调整,尽可能规避风险,以稳健的策略,静待市场新变化的出现。而监管者在保持政策高压的同时,也要审时度势和循序渐进,积极掌控局面,避免意外事件发生。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3日 11:45

美联储新主席三大挑战

鲍威尔支持渐进、有序的加息和缩表,但立场略偏鹰派;面对经济复苏中的复杂性和诸多挑战,其货币政策将如何操作?

无论以何种标准看,2017年11月2日英国央行时隔十年首次加息、美国财政部公布税改方案,都可称得上是轰动性的经济和金融事件;但当日真正占据媒体头条的,却是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他担任下一届美联储主席。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8日 10:41

一场有关瑞士货币政策的讨论:真相与假象

现场参加瑞士央行行长的货币政策讨论,机会并不多;而这场历时一个半小时的演讲和问答,似乎真相与假象并存,并引发不少有趣的问题与联想。

刚刚过去的一周,美国首都华盛顿热闹非凡,大腕云集,诸多盛会扎堆召开;其中,仅笔者知道的,就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G)联合年会、国际金融协会(IIF)年会、JP摩根年会和美国银行年会。

暂时撇开在哈佛大学的日程安排,笔者专程赶到华盛顿,参加了前两个会议。每天紧张穿行于......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0日 13:07

美联储如何“缩表”

若认为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将缩减到危机前的水平,未免太过天真;购买或缩减债券这一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或转为常规手段。

刚刚结束的美联储9月货币政策会议受到空前关注。这次会议有两大热门议题:一,是否加息?二,如何“缩表”?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6日 12:36

拉加德“旋风”

金秋时节,又到会议季。其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G)联合年会了,会期六天,自10月10日至15日。

在年会召开前几天,10月5日,应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前财长和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之邀,IMF掌门人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对哈佛大学进行访问。一天的日程,自早晨一直到晚上8点(可能更晚),排得满满的,到处都是......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1日 11:55

与马丁·费尔德斯坦打赌

美联储在9月19日-20日(美国东部时间,与北京时差12小时,下同)召开了例行的货币政策会议,分析形势,并就下一步具体操作进行决策。这次会议有两大热门议题:一,是否加息?二,如何“缩表”?

会议预计20日下午2点钟结束并同时公布决议,2点半主席耶伦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回答记者提问。

9月20日上午10点钟,......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6日 10:21

化解金融风险四策

指望金融去杠杆能够一蹴而就,就难免过于天真了。数据的变化总是动态的,它可以很快下来,但也容易再迅速升上去。如果没有一个持续的政策和制度安排,并促使金融机构和企业据此调整行为和业务模式,问题很难得到根本解决。而对于当前急剧增加的中国金融风险,一方面要认识到,风险的释放是一个必要和自然的过程,唯其如此,金融去杠杆才能见效,市场才能健康运行;但与此同时,也需采取措施防范过激波动,尤其要避免风险溢出和共振。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30日 10:48

特别国债的“净效应”

此文系旧文,成文于2007年6月29日。

背景说明:

2007年6月29日,经十届人大常委会审议,批准了财政部发行15500亿元特别国债购买2000亿美元外汇事宜,以实现对新成立的国家外汇投资公司——中国投资责任有限公司(CIC)的资本金注入。这是当时为世人瞩目的大事。特别国债共分8期发行,其中第一期6000亿元和第七期7500亿元借道农业银行定向发行,余下六期共2000亿元则采用市场化方式推向市场。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2日 11:26

债券违约处置样本

随着债券违约数量增多,违约后的处置问题备受关注。我国债券违约处置主要有破产诉讼和违约求偿诉讼两种途径。破产诉讼要求企业必须满足债务违约和资不抵债两项条件,目前已经进入或已完成破产程序的发债主体有超日、天威、二重、东特钢和桂有色;其中,仅桂有色最终宣告破产清算,其资产被拍卖后,根据债权人受偿顺序分配。相对破产诉讼,适用违约求偿的发债主体的信用资质相对较好,有一定偿债能力,发行人可与债权人相互协商,确定最终的违约处置方案。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4日 18:00

债券违约四个新特征

近年来,中国债券市场信用事件显著增加:2016年共有34家企业违约,涉及债券80只,金额超过418亿元,违约只数和金额较2015年猛增247%和231%;而在2014年,仅有4家企业违约,涉及债券6只,金额13.4亿元。可见,债券违约已常态化,且呈现如下四个显著特征:

第一,各行业信用分化加大。具体看,易发生信用风险的行业具有如下特征:一是行业具有强周期性,易受宏观经济波动影响,典型的有化工、设备制造等;二是以钢铁、煤炭为代表的产能过剩行业;三是集中在大宗商品、贸易等领域,商品销......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7日 12:19

六月“钱荒”不会重演

小心翼翼再次穿行于六月,置身的已是迥然不同的时空隧道。

自2013年发生著名的“钱荒”事件,六月,便成为中国金融史上一个标志性的符号,凝为一段抹不掉的记忆:当时,流动性接近冻结,回购利率创下30%新高,债券发行大量流标,收益率急升,交易系统延迟闭市,机构违约,基金出现赎回潮,股市暴跌——其动静之大,惊诧全球。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5日 10:58

债务高了怎么办?

全球债务远高于金融危机爆发前;而更重要的问题是:管理风险的能力提高了没有?

全球债务知多少?来自国际金融研究所(IIF)的最新数据显示:215万亿美元,较10年前增加了70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比重为325%!看来,杠杆率不仅中国高,全球都高。债务过多,被认为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诱因之一,而现在全球债务比那时还高,问题是否更严重了呢?债务虽高而迄今并未爆发新的危机,是因为管理风险的能力提高了吗?还是全球债务的分配比以前合理了?亦或是时候未到?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0日 07:54

MPA大考涉险过关,未来仍有系列考验

表外理财首次被纳入MPA考核,并非毫无代价:交易所隔夜回购利率最高32%,银行间7天回购利率超过9%,债券收益率普遍上涨,同业存单利率创下新高。农村金融机构、非法人机构、城市商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受压巨大。虽如履薄冰,但终于涉险过关。未来还会有一系列的考验,比如若将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考核,结果将会如何?笔者的观察显示,其压力并不容低估。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6日 11:18

警惕债市流动性风险

流动性风险一向被视为金融体系的最大威胁。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中,诸多大牌金融机构的倒下,都是因为受到挤兑,资金抽逃,无法继续融得资金所致;而此负面效应的扩散引发的最严重后果,是市场参与者纷纷寻求自保,整个金融体系流动性枯竭,金融危机加重,经济危机爆发。在这一轮危机中,美国的债券市场和货币市场首当其冲。其后备受困扰的欧债危机,也概莫能外。

反观中国,债券市场流动性问题曾多次出现,但均被一一化解。大概人......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3日 20:41

全球债市的三大根本性变化

2016年12月份,中国债市发生了较大的波动,其突出表现是:流动性紧张,资金成本暴涨,债券收益率急剧上行,国债期货数度跌停。这一轮债市波动,正引发深入的讨论,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无独有偶,在中国债市动荡的同时,欧美债市也大跌。非但如此,近年来,欧美诸国的债券市场,就频繁发生骤然的暴涨暴跌事件,这里略举两例:

一是,2014年10......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9日 12:09

利率的拐点

债券市场明年还要再跌,收益率极可能再创新高。而短期的走势,则更多取决于杠杆资金出逃的压力。

当前被广......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2日 16:08

杠杆率的三重维度

中国有不容忽视的债务问题,但不会发生债务危机。去杠杆不等于降杠杆。部门内部的债务可以抵消,但风险不能因此被屏蔽。杠杆可以转换,也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

2016年,对中国债务问题的讨论很热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4月份推出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以不同寻常的篇幅,专门分析了中国企业的债务负担和银行业不良贷款。之后,5月7号出版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甚至谈到了债务泡沫破灭的问题。以上种种,恰逢国内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频发,以致对杠杆率进而债务风险的关注,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5日 10:26

反思负利率

反思负利率
出于稳定汇率、对抗通缩等多方考虑,欧洲五大央行和日本先后实施负利率,从此蹚入货币政策的一大禁区,前途扑朔迷离。从负利率的实践看,各经济体反差较大,喜忧参半:在欧洲,金融机构压力骤增,物价未见起色,但信贷增速加快,汇率贬值也有助经济调整;而在日本,效果差强人意,负面影响凸显,被迫再次转换货币政策操作框架。
 
当前,全球债务高启而经济仍步履蹒跚,利率虽低但企业并未踊跃投资,货币宽松力度空前然通缩难以缓解。陷此困局,突破禁区且持续经年的负利率政策,无疑正在理论与现实之间走钢丝。它究竟是正确的破解之道,抑或只是一种“推绳子”游戏,仍需实践的进一步检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