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MPA大考涉险过关,未来仍有系列考验

MPA大考涉险过关,未来仍有系列考验

表外理财首次被纳入MPA考核,并非毫无代价:交易所隔夜回购利率最高32%,银行间7天回购利率超过9%,债券收益率普遍上涨,同业存单利率创下新高。农村金融机构、非法人机构、城市商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受压巨大。虽如履薄冰,但终于涉险过关。未来还会有一系列的考验,比如若将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考核,结果将会如何?笔者的观察显示,其压力并不容低估。

 

2017年3月底,银行体系迎来一次“大考”:央行首次将表外理财纳入MPA,而一季度末是首个考核时点。所谓MPA,即宏观审慎评估(Macro Prudential Assessment),包括资本和杠杆、资产负债、流动性、定价行为、资产质量、跨境业务风险和信贷政策执行等7方面,央行通过这个按季考核的指标体系,引导商业银行的行为,自2016年1季度正式实施。

但将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也就是并入其“资产负债”项下的“广义信贷”),还是首次。对此,整个市场如临大敌,小心应付,唯恐出现误判。

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目前银行理财总规模超过28万亿,扣除6.5万亿的保本理财,表外理财接近22万亿,将如此规模、且增速极快的表外理财纳入,负担自然会加重许多。

不少银行若不调表、减量,恐怕难达要求。而一旦减量、调表,则通常会在流动性、资金成本和资产价格上反应出来。2016年一季度末MPA首次考核时,虽表外理财尚未纳入,且有当年3月初降准等有利条件,但利率仍一路攀升,隔夜和7天回购利率分别上行21和48个基点,债市震荡下跌,参与者措手不及,遂成前车之鉴。

小心应对还有另一个理由,即若不达标处罚严厉。比如,对法定存款准备金施以惩罚性利率,勒令退出一级交易商行列,提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抬升存款保险费率,撤销诸如MLF(中期借贷便利)等直接从央行融资的资格,甚至在业务拓展上被列入负面清单等。今年3月上旬,曾传出有机构因上年MPA不达标而受重罚,令市场感觉央行确实在动真格。

银行的广义信贷包括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不含存款类金融机构之间的买入返售)和存放在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以上市银行为例,在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前,16家主要上市银行中,广义信贷同比增速平均17%,纳入后,增速提高9个百分点至26%;在纳入前,不达标的银行只有1家,另有两家接近不达标,而纳入后,不达标者3家,另有5家接近不达标。

所以,对于广义信贷规模过大的银行,只能大幅减少资金融出,同时压缩资产规模,这会带来资金紧张,债券价格下跌。

尽管为应对这次大考,市场各方做了充分准备,但仍未能避免资金紧张、利率高企的局面,交易所隔夜回购利率最高32%,银行间7天回购利率超过9%,债券收益率普遍上涨,同业存单利率创下新高。今年一季度同业存单发行量大增至4.98万亿,占全年计划发行量14.33万亿的34.75%,其中,3月份当月便发行2.01万亿,发行利率普遍接近5%,超过5%的也不少见。这说明,银行体系局部的流动性紧张已达一定程度。

从资金需求结构看,农村金融机构、非法人机构和城市商业银行压力巨大。比如,在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市场,农村商业银行和合作银行今年1-2月平均净融入资金3万亿,而3月份高达5.2万亿;以非法人为主的其他类机构1-2月平均净融入4.5万亿,3月份为5.7万亿;城市商业银行1-2月份平均融入3.3万亿,3月份超过3.9万亿。

当然,也不能将上述现象完全归结为MPA大考。货币政策易紧难松、而监管日益强化,影响很大。在统一大资管背景下,委外投资与银行表外业务所面临的压迫,也前所未有。

表外理财首次被纳入MPA考核,虽然并非毫无代价,但银行体系及金融市场如履薄冰,终于涉险过关。未来还会有一系列的考验,比如若将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考核,结果将会如何?笔者的观察显示,其压力并不容低估。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