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拉加德“旋风”

拉加德“旋风”

金秋时节,又到会议季。其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G)联合年会了,会期六天,自10月10日至15日。

在年会召开前几天,10月5日,应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前财长和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之邀,IMF掌门人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对哈佛大学进行访问。一天的日程,自早晨一直到晚上8点(可能更晚),排得满满的,到处都是她的身影;而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烈欢迎,刮起了一阵拉加德“旋风”。

借地利之便,笔者参加了其中的两场:一是上午萨默斯的课堂,拉加德主讲(脱稿),萨默斯主持并对话。这门课叫“全球化的未来”,已延续多年,每周两次课,周二和周四的10点到11点半,地点为可容纳四五百人的哈佛艺术博物馆;二是晚上著名的 “肯尼迪论坛”(JFK Jr. Forum),自6点至7点15分,拉加德做了精彩的书面演讲,萨默斯开场介绍并对话。

上午一开始,萨默斯便说,这是一场随意的、非正式的演讲和对话,拉加德将非常直接地谈自己的想法,希望大家不要外传。有鉴于此,这里忽略掉演讲和对话的全部内容,只简单介绍一下问答环节笔者所提的一个问题,并不涉及任何敏感之处,但话题很重要。

笔者问:最近几年,IMF重视对债务和金融稳定之间关系的研究,引起关注。普遍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原因之一是高债务,高杠杆。但自那时到现在,差不多10年过去了,全球债务较危机前反要高很多,尤其是考虑到极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虽有回暖但仍步履蹒跚的世界经济,你认为当前的高债务是否可能触发又一轮金融危机?如果是这样的话,如何去杠杆?

拉加德回答:这个问题确实需要高度关注,但也还没到必须发出警报的时候(concerning, not alarming)。危机之后的巴塞尔III,各种监管加强,以及宏观审慎措施的实施,增强了金融体系安全性。而中国的影子银行增速开始放缓,同时也调降了信用扩张的节奏,也是积极迹象。另外,2008年的金融危机除了高债务高杠杆,还有其他因素,而这些因素已显著弱化。

因日程原因,拉加德提前10分钟离开,全场起立掌声一片。拉加德走后,萨默斯问大家对拉加德的讲话有什么问题或评论,可以提给他。笔者问:拉加德刚才谈到了美国的财政政策,新税改法案,我想听听你对拉加德观点的评论。笔者知道,拉加德虽有保留,但骨子里是支持减税的;而萨默斯对川普的税改很不以为然。萨默斯踌躇着笑了笑:这从何说起呢?然后重复了他曾公开反对税改的理由,包括对由此可能导致的财政赤字的担心。

晚上这一场是书面演讲,全文当晚便在IMF官网登出,若有兴趣可去查看。笔者这里只谈几点现场感受和花絮。

上午和晚上两场活动均由萨默斯开场介绍,丰富有趣。尤其是,在晚场萨默斯介绍完后,拉加德走上讲台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从来没见过哪个人,在一天两场对一个人的介绍中,措辞和内容基本不重复的。萨默斯十几年前(1999-2001)任美国财长时,便与同样是部长(法国)的拉加德过从甚密,看得出早成至交。

拉加德精彩比喻很多。比如,演讲的题目是“趁天晴抓紧修补屋顶”,意思是当前全球经济稳步恢复,IMF也在上调增长预期,要趁这个时候,采取适当政策,尤其是进行结构性改革,提高生产率,投资于未来(包括教育和社保等)。她还提到周期:从一年四季的季节性周期,讲到经济周期和金融周期,形象生动。

她还讲到几点担心,包括一些经济体债务过度扩张(听起来比上午回答问题时要悲观些),全球贸易的逆流,以及“菲利普斯曲线”之谜(即美国高就业和低通胀并存,有悖常理)。

萨默斯强调了名义利率和实际利率都过低,以及中央银行开始缩表,这种情况下很难有真正的复苏。也谈到了川普的税改,对是否公平,以及可能扩大财政赤字表示了担心。似乎和拉加德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不尽一致,甚至冲突。

论坛结束后,笔者便先行离场。后来听说都快8点了,拉加德还被热情的人群围成一团,难以脱身。

 

推荐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