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美联储新主席三大挑战

美联储新主席三大挑战

鲍威尔支持渐进、有序的加息和缩表,但立场略偏鹰派;面对经济复苏中的复杂性和诸多挑战,其货币政策将如何操作?

无论以何种标准看,2017112日英国央行时隔十年首次加息、美国财政部公布税改方案,都可称得上是轰动性的经济和金融事件;但当日真正占据媒体头条的,却是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他担任下一届美联储主席。

随后,很快便传出纽约联储主席达德利将提前退休的消息,这大概是对耶伦未获连任的抵制。数月间,先是美联储副主席费舍尔于今年10月离开,接着是耶伦将于明年2月卸任,如今三号人物达德利也萌生去意,令人不由得感叹一个时代已然结束,一个有极强的团队认同与共识、超越党派、带有鲜明技术官僚特色的美联储传统的结束。

在角逐美联储主席期间,鲍威尔十分活跃。1012日,他出席了在华盛顿召开的国际金融研究所(IIF)年会,并发表了题为“在全球经济正常化过程中新兴市场国家的前景”的演讲。笔者现场的感受是:他的讲话逻辑清晰,但中规中矩,不苟言笑,很少与观众做眼神和手势的互动,略显拘谨。

在演讲中,鲍威尔对货币政策正常化持乐观态度,认为美国经济稳健复苏,加息、缩表有坚实的经济基础。这接近于耶伦的观点,与美联储的政策基调大体相同。

但在加息问题上,鲍威尔似乎稍显激进。根据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预测,到2020年底,联邦基金利率会达到2.9%——而对此,鲍威尔进一步认为,即使实际情况较2.9%高出50个基点,也仍远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水平,所以只要加息是渐进、有序的,则新兴经济体会有足够时间调整,溢出效应有限。这种传递信心的表达方式,或许能够表明他的某种倾向,即多加两次息也是没问题的。

他同时强调,全球市场的低波动率和高企的资产价格,也可能加剧市场调整,并产生滚雪球似的负面效应。

除了货币政策,美联储还负有金融监管重任。对此,鲍威尔虽然未必同意特朗普关于放松监管的全部主张,但较之耶伦强调从严和干预,调门显然要弱许多。这也许是他被选中的另外一个理由。

能够坐上全球最重要央行的头把交椅,自是不易。而在笔者看来,鲍威尔上任之后,将面临更多挑战。

挑战之一:没有深厚的专业背景,如何领导决策?鲍威尔不只是没有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压根就没学过经济学,更未提出过深孚众望的经济学理论。虽然他有多年金融机构从业经验和财政部副部长的履历,但若想真正服众、引领,并非易事。

挑战之二:货币政策正处于关键时期,极易犯错。问题的复杂性在于:第一,虽然失业率创新低,通胀却远逊预期,这个“菲利浦斯曲线之谜”还难破解。股价高,工资却低增长,使通胀达标与抑制资产泡沫之间的矛盾突出。第二,充分就业下,随着货币政策正常化,不久后经济可能放缓甚至陷入衰退,这对如何准确判断形势并把握好政策节奏提出了更高要求。第三,若经济不景气,届时货币政策很可能缺乏空间和工具来应对,如何抉择?鲍威尔有伯南克那样的创意和定力吗?

挑战之三:外部扰动因素日益增多,美联储能否保持其灵活性和抗压性?其中,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在经济恢复、充分就业的同时,具很强刺激性的减税政策和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却在如火如荼进行,凭空增加了货币政策压力。但鲍威尔似乎并未充分认识到危险,他不久前还说:当前经济的最大挑战是增长还不够快。

面对前述三大挑战,鲍威尔时代的政策究竟将如何操作?会出现意外吗?另外,鲍威尔很重视中国,他对中国企业的杠杆率问题高度关注,并认为中国企业受汇率和全球利率的影响相对有限,那么他的政策将怎样影响中国?

1025日,笔者在波士顿参加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的一个晚餐会,席间在讨论鲍威尔上任后的政策取向时,分歧极大。看来,一切都有待时间的检验了。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7年第44期 出版日期 20171113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