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特朗普税改动了谁的奶酪?

特朗普税改动了谁的奶酪?

美国税改新政对拉动经济增长、增加就业的影响有限,但会提高资本投资和劳动生产率。中国可通过加大对外开放力度、改善投资环境、进一步完善税制和取消不合理收费等举措,因应在投资、贸易和国际资本流动方面可能产生的溢出效应。

正紧锣密鼓推进中的特朗普减税新政,其争议之大、聒噪声之高,与30年前的1986年里根税改形成极大落差。无论是赞同还是反对特朗普税改的人,无不认为1986年的税改法案是真正的样板:收入中性,分配中性,两党通力协作,刺激经济效率高。

而作为对照,此次特朗普税改的特点是:一,并非收入中性,未来10年将产生1万多亿美元赤字;二,分配也非中性,相对中低收入者,富人和企业得益更多;三,方案未能兼顾各方利益,共和党人自拉自唱;四,因急于在年底前完成,节奏极快,众多关键环节缺乏评估;五,国会操刀但政府参与有限。

众议院税改方案11月16日通过。参议院方案12月2日涉险过关。之后,两院成立了一个联合委员会,通过谈判弥合分歧。预计最终方案将于12月18日在参议院投票,19日在众议院投票,20日由特朗普签字正式写入法律,结果应无悬念。

笔者写此专栏时,两院的谈判正紧张进行。虽未决之处仍多,但最新重要进展是:个人收入各档税率均下调,最高边际税率从39.6%降至37%,远超预期;企业所得税率由35%下调至21%,而不是20%;企业所得税生效日期为2018年2月;未来5年,企业新设备投资作为成本全额抵扣;海外分支机构所得税“属地征收”,汇回税率显著下降;奥巴马医改方案部分条款被废除,以节约支出。

特朗普税改已近尾声。那么,此次税收新政,究竟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第一,对经济增长影响有限。据哈佛大学教授马丁.费尔德斯坦测算,未来10年将拉动经济1.7个百分点,年均0.17个百分点。

第二,指望新税法增加很多就业岗位不现实。美国已处充分就业状态,失业率仅4.1%,空间极有限。

第三,据预算指引,未来10年直接产生的赤字不能超过1.5万亿美元。综合看,应在1.2万亿至1.5万亿美元之间。

第四,因减税,个人税后收入确有提高,但不平衡:富人收入增加更多,普通人因减少了不少抵扣和豁免的项目,不大能感觉到收入增加,不公平感却极强。企业减税幅度远高于个人,但取消的抵扣和豁免却主要来自个人。显然,这次税改的重点在企业而非个人。

第五,民调显示,超半数民众对此次税改不满意。近70%的美国人认为,以牺牲中产阶段的利益为代价,富人和企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是加税而非减税。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税改?

费尔德斯坦是支持这次税改的美国学术界代表人物,甚至也可以说,减税方案中的很多内容都源自他的建议。他认为,本次税改最主要的作用不在别的,而是要通过降低企业税吸引资本到企业部门,由此增加资本存量,并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实际工资水平,最终对经济产生积极影响。据他估计,税改方案通过后,未来10年,美国资本存量将增加5万亿美元,每年国民收入增加5000亿美元。

值得关注的是,这5万亿美元资本存量的增加,美国海外企业的贡献不能低估。数据显示,美国企业现有价值2.6万亿美元的现金收入滞留在其海外分支机构,税改后,这些资金可能回流美国。不但如此,这些海外机构未来产生的利润也有动力返回美国本土投资,这是一个持续、长期的增量来源。美国海外税收新政还通过其他措施鼓励海外资金回流,并阻止资金外流。

以上种种,可能对其他经济体产生溢出效应。因为如果发生新一轮面向美国的资本流动,不仅会影响投资,在美国货币政策收紧、财政刺激扩大和基础设施投资可能增加的背景下,还可能影响金融稳定。这引起了普遍警惕。欧洲委员会正在审视美国税收新政是否违背了WTO规则。为提高竞争力,预计会有不少国家采取减税措施。

中国的税制改革已走在前面,如营改增,但影响还不显著。未来可通过加大对外开放力度、改善投资环境和进一步完善税制及取消不合理收费等举措,积极应对。

(感谢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高灵风先生的资料协助)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