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中国该不该打美国国债牌?

中国该不该打美国国债牌?

美国国债是一张怎样的牌?这张牌能不能打?美国打贸易牌和汇率牌,中国就不能打国债牌吗?应如何配置美国国债?

2007年以来,关于中国应否减持美国国债的讨论,时有发生,每次都出现在敏感时点:2007年至2009年是首次,因美国发生金融危机,导致美元急剧贬值,债券市场接近崩溃,而庞大的救助政策和财政赤字需要发行大量债券。那次讨论,美国方面,惊动了时任总统布什、国务卿希拉里、财政部长保尔森和盖特纳,而中国总理温家宝则多次就此发声,国家外管局也数次表态。

第二次发生在2011年,当时欧债危机愈演愈烈,美国债务触及上限而谈判屡陷僵局,标普调降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美国“债券大王”格罗斯宣布卖空美国国债。这大概是格罗斯最后悔的一次卖空吧,他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认输,称永远不要与央行斗法。

最近的一次可算作第三次,导因于2018110日彭博新闻社的一篇报道,称中国高级别官员建议放缓投资美国国债的步伐,因其吸引力下降。美国国债新年伊始出现抛售,据说与市场听此消息受了惊吓有关。随后,国家外管局新闻发言人出面否认,指“该消息有可能引用了错误的信息来源,也有可能是一条假消息”。

这一次,为什么舆论又开始对此热衷起来?因为,这是一个绝佳时点:美国政府刚刚通过减税法案,此举将在未来10年产生超过1万亿美元的赤字;与此同时,即将开始的加大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也需要发债筹钱,而债务上限的阴影仍挥之不去;在全球经济稳步复苏、美联储加息缩表以及全球各央行都开始紧缩货币政策背景下,债券市场早就战战兢兢;2017年美元贬值9.7%2018年能否走出不确定;美国对中国大打贸易牌和汇率牌,并公开宣布中国为战略对手。以上诸因素集中起来,有关中国在投资美国国债方面的一举一动,自会引人注意,无论消息真假,都足以掀起轩然大波。

其实,在中国如何投资美国国债问题上,人们有时过于敏感了。在专业人士眼里,怎样配置美国国债,是中国外汇储备投资组合策略的应有内容,通常会根据汇率、利率、期限和流动性等角度综合考虑,并在不同区域和币种间进行分配。任何一项投资,其操作策略发生变化是自然的,再正常不过,尤其是对于数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更是如此。如果没有一个动态、弹性的投资策略,那才会令人惊讶。甚至这种变化可能每年都会发生,并不宜小题大做,甚至过分政治化。

另外,美国债券市场最大,流动性最好,对于数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是一个重要投资标的。数据显示,2008年至今十年间,美元指数上涨20.1%,美国国债上涨37.4%,合计57.5%,平均每年5.75%。作为流动性和安全性均有保障的低风险资产,这个回报大致是可以接受的吧。

今年以来,美国债券市场的波动并不大,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行了13个基点。这主要是内因在起作用吧,即由于经济复苏、货币政策收紧和财政赤字增加,市场预期债市将进入熊市。110号彭博社的消息出来至今,收益率反下降了2个基点,所有的上升都是在新闻爆出来之前发生的。这说明专业投资者并未真正把中国因素当回事,因为他们不相信中国会意气用事,大规模减持美债。美国经济稳步复苏,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未来几十年不会变,美国债券市场的规模和流动性无人能比,为什么要放弃美国国债呢?中国虽持有超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也只是这市场的一分子而已。

所以,中国购买美国国债既是理性投资,也是全球金融合作所必需。除非不得已,中国不会轻易打减持国债这张“金融牌”与美国对抗。但在必要时,不时拿出来提醒一下,或也是明智之举,免得除了指责贸易和汇率,忘记了相互依赖。若能藉此在保障自身利益的同时,建立起更为主动、视野更加开阔的合作协调机制,对彼此都有好处。

(感谢中信证券刘鹏提供的部分数据支持)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8年第04期 出版日期 2018年01月22日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