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中美贸易战透视

中美贸易战透视

中美贸易摩擦只会愈演愈烈,贸易争端可能长期化。这是经贸关系,也是政治博弈。对此,要有清醒认识,并制订长期策略

通过加征进口关税和启动“301调查”等方式,美国掀起了一轮罕见的贸易战。中国被动响应。但美国发动贸易战并非只针对国,包括欧洲和日本,反映了美国全球贸易政策根本转变,即反全球化,质疑自由贸易free trade),强调公平贸易fair trade)。朗普执政后,美国先是退出TPP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转而强调双边谈判,甚至加拿大和墨西哥以退美自由贸易区威胁,全然不长期的特殊关系均反映了这种政策转变。

为讨论这种政策转变的根源及其影响首先厘清两个基本事实:

事实一: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下降与贸易逆差无关

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下降并不是新近发生的事,自1960年代(那时国际贸易不很发达)已经开始了,并持续至今。尤其,制造业就业岗位下降并非美国独有发达工业国大都如此,就连制造业主要顺差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不例外。这充分说明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的下降贸易关系有限,否则,为什么贸易顺差国也出现制造业就业岗位的下降呢?

那么,主要工业国制造业就业岗位缘何下降?两大主因:一是科技进步,劳动生产率显著提高。二是对制造业产品的需求相对足。美国著名的贸易专家哈佛大学教授罗伯特.伦斯Robert Lawrence)曾对此进行过充分论证。

所以,即便美国无贸易逆差,即便美国如德国一是贸易顺差国,其制造业岗位也会同下降。当前,美国达到事实上的充分就业状态下,试图通过贸易政策改善就业,更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事实二:美国贸易逆差的根源美国国内

经济学理论显示,长期看,一国的贸易差额储蓄缺口储蓄与投资的差额)有关如果储蓄大于投资,产生贸易顺差,否则便会有贸易逆差。美国自1970年代中期以来,储蓄持续低于投资,长期贸易逆差便由此出现

贸易便一个突出案例。因日本对美国大额贸易顺差,美国与日本进行贸易谈判多年,甚至1985通过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大幅升值,解决问题。沃尔克在他合著时运变迁》(,中信出版社201610出版)本书记录的我所经历的诸多讽刺的事情之一是:自1971美元反复贬值后,到对日本下跌60%及对德国马克下跌53%的价位时,美国的贸易和经常帐户逆差却比1960年代想象的要高很多。相反在一些主要的工业化国家中,那些汇率强势升的国家,同时有更高的储蓄、更强大的生产率和更具竞争力的产业,而且最后是最强势的贸易差额。

笔者预计在特朗普执期间(无论是四年还是八年),美国的贸易逆差会持续(因储蓄小于投资的状态很难改变),可能进一步增加(因为减税基础设施投资会加大财政赤字,结果是大储蓄缺口导致更大的贸易逆差);笔者同时预计,美国制造业就业占比重可能进一步下降(因科技进步和制造业产品需求下降趋势不变)。

基于上述预测即美国贸易逆差日益增加和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可能进一步下降),笔者判断,少在朗普总统任期内中美贸易摩擦只会愈演愈烈,贸易争端可能长期化。对此,需要有清醒的认识制订长期策略来应对贸易争端

一,针对美国的贸易战,要进行针对性的反击除关税和关税措施外,要充分利用WTO规则避免失控。

二,在不损害甚至强化自身得益的同时,减少对美贸易顺差。因加工贸易工厂,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被夸大有无可能挤另外能否国对亚洲其他国家逆差,部分转为亚洲其他国家对美国的顺差从而转移美国贸易战的对手

三,坚持改革开放,领全球化自由贸易。也是中国实现贸易战略和经济转型的契机。

曾被视为体现美国领导力的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突然转为特朗普政府极力反对和挑战的对象,表明全球经济和政治格局正发生重大改变。这是经贸关系,也是政治博弈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8年第14期 出版日期 2018年04月09日

推荐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