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贸易战的前车之鉴

贸易战的前车之鉴

美方的贸易要求清单诚意不足、不切实际。虽然避免贸易战易,但尽可能减少贸易战的负面影响应成为目标

刚刚结束的中美贸易对话备受瞩目。这次在北京的会面,美方贸易团队几乎倾巣而出:财政部长姆努钦带队,成员包括商务部长罗斯、经济顾问库德洛、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贸易顾问纳瓦罗;其中,姆努钦和库德洛是自由贸易者(不知是否已经“变节”),莱特希泽和纳瓦罗是有名的强硬派贸易保护主义者。对于纳瓦罗,美国当地媒体调侃称这位68岁的贸易顾问不会说汉语,没与中国决策者打过什么交道,也似乎并没在中国身上花很多时间,甚至可能之前都没去过中国,却写了几本与中国有关的书。

与万众的期待相比,会谈取得的成果似乎寥寥,甚至可能令人不快。看一下美方诚意不足、不切实际的要求清单就很容易让人得出这一结论,这份清单在会谈前通过《华尔街日报》和彭博等媒体传出,不排除由美国代表团有意泄露,内容包括:两年内减少对美贸易顺差2000亿美元,并要求中方承诺其未来两年进口美国商品的规模;放弃“中国制造2025”的某些安排;要求中国不对美国已经或将采取的行动实施报复;限制投资敏感技术;撤回中国在WTO提交的《美国-对特定中国商品的关税措施》的磋商请求,并不再就此采取进一步行动;要求中国撤销在WTO提出的被指定为非市场经济国家的申诉,未来也不对此发起挑战,等。

漫天要价可能会被视为一种谈判策略,但实在令人无法接受。正如英国《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所说,没有任何贸易协定规定双方需要控制贸易顺差,这不符合一般贸易规律。看了这份清单,笔者不由得联想到1989年7月份开始、历时一年的日美两国的构造协议谈判,对处于被改造压力下的日本而言,那绝非一次愉快的经历。

美国与中国的这次贸易摩擦,最初是由美国单方面主动发起。而这种极端的单边主义做法,是有违现有的国际规则的。而且,从历史上看,美国所发起的单边主义的贸易争端,至少有三个失败案例。

一是里根政府在1980年代对日本汽车行业实施的“自愿出口限制”措施(Voluntary Export Restraints, VERs)。那时WTO还未成立,无法约束美国的单边行动。有分析显示,这一措施相当于对日本征收60%的关税。这一法案最终被视为非法。但该举措其实对日本产业有利,美国受损。它的最终废除不仅有益于美国消费者,对美国汽车产业也有积极作用。

二是2002年初,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对进口钢铁征收高达30%的关税,以支持国内企业与低成本的进口产品相抗衡。该举措在国内外均饱受争议,因为虽然这对美国钢铁制造企业有帮助,但挤压了钢铁用户的空间,尤其是汽车业。最终,WTO判定这一政策为非法。

布什政府于2003年12月撤销了这一措施,但成本很高,据南卡罗来纳大学的豪克(William Hauk)教授分析,它导致美国制造业丧失了20万个工作岗位,而整个钢铁行业就业的工人只有19.7万人。

三是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时,指责中国操纵汇率促使人民币贬值。但正如哈佛大学教授弗兰克尔Jeff Frankel)指出的,实际情况恰恰相反,中国在2015年和2016年,消耗了大量外汇储备来稳定人民币。后来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不得不承认当时对中国操纵汇率的指控过时了。据说,让特朗普改变态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有的时候,如果事实确凿,他也无法一味坚持己见。

希望这些贸易战的前车之鉴会对特朗普产生影响,虽然暂时难抱希望。行文至此,有消息传来,白宫发言人透露中国副总理刘鹤下周将访美,继续中美贸易会谈。如前文所述,5月份第一周在北京的这一次谈不拢是必然的。但刘鹤受邀赴再谈,迹象却积极。这种高层对话机制的建立常态化,非常重要避免贸易战易,但尽可能减少贸易战的负面影响应成为目标在WTO框架下,虽然中国报复美国具有合法性,这也只能作为策略使用。我在市场开放、遵守规则和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已取得了很大进展,可以做的更好,这本我们既定目标最近在这些方面出台和即将出台的政策,体现了这一方向。

2018年5月7日

来源于《财新周刊》2018年第19期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