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WTO的尴尬

WTO的尴尬

面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战,WTO只能作壁上观有作为,凸显了这一最重要的多边贸易组织的尴尬如何改变被动局面?

当前的贸易摩擦大有不断升级之势。除与中国相互关税外,特朗普政府对来自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日本和韩国等的进口商品也采取保护措施,同时则被对方还以颜色美国公然违背WTO,挑贸易战;而美国则称欧盟中国、加拿大、土耳其墨西哥等对其的关税报复,是对WTO原则的侵犯。美国要求WTO重新审视国的成员地位包括中国内,WTO成员在WTO框架起诉美国;美国是扬言要退出WTO,就在人们担心朗普格的时候,刚刚716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WTO同时提起五桩独立讼案,对象包括欧盟、中国、加拿大、墨西哥和土耳其,让大家长舒了一口气。中国、欧盟等誓言捍卫WTO一多边贸易体系的同时认识到必须WTO进行根本的改革,适应形势的变化。

WTO作用既重要又尴尬。说重要WTO164个签约成员,规则对所有成员约束力,其贸易争端解决机制虽耗时漫长却非常有效。自WTO成立以来,已受理500个案件,其中200个有裁决,涵盖所有的WTO协议,影响深远。

面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战,WTO只能作壁上观,难有作为,凸显了这一最重要的多边组织的尴尬。WTO主体是签约成员,成员之间彼此谈判,而WTO只提供谈判平台,不评论和主动约束签约成员的行为除非成员提起上诉。在制订规则方面,2001年启动多哈谈判以来,始终未取得显著进展失望WTO自身也因受到削弱。

WTO多哈谈判已持续多年,为何迟迟难获进展?因之一是WTO遵循一致性原则,即除非所有的成员都同意,否则不会有任何协议。哈谈判最初目标雄心勃勃:减少农业壁垒和补贴;降低发达国家的税率;推动贸易便利化。164个成员彼此千差万别,若想达成充分一致,难度极大。

二,哈谈判启动至今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2001谈判启动之时,初衷之一是帮助发展国家,更多下调发达经济体的关税壁垒因为那个时候,发展中国家经历了20的低增长,境况艰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发展中国家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增长,而发达经济增长减速,后又2008陷入危机。

第三哈谈判还试图在竞争政策、投资和政府采购的透明化方面取得进展,但因达成共识,很快在2003年的坎昆会议上放弃。一些国家,如印度,强烈反对在多哈谈判完成之前加入新的议题,进一步导致僵局。

笔者看来,WTO多哈谈判已死,不能期待按原计划谈下去,改变或追加的谈判议题,至关重要。的议题可以包括投资、制定电子商务交易规则和贸易便利化等

必须改变谈判方式。164WTO成员,诉求差异极大很难达成共识。可就某些议题展开局部谈判,兴趣的成员参加,提高成功的概率。谈成之后,其他成员随时可申请加入。

强化WTO功能。了组织谈判、提供争端解决机制外,WTO作为一个组织,要赋予其维持秩序的权力。如果听任成员之间相互争执,甚至WTO程序便轻易直接诉诸关税棍,极有可能出现失控。

如何提高争端解决机制的效率也是一个大问题。一案件,往往耗时3甚至更长时间才有裁决,裁决之后,甚至可能不被成员遵守,拖了10以上仍未有最终解决,令人头疼。样是国际经济组织,但相对于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来说,WTO的人足和经费短缺是个很大的问题,影响效率提升。

重视WTO上诉机构大法官的任命目前有三个缺,但特朗普对现有人选不满意,阻挠其任命。要努力争取对中国有利的结果。

国应继续推动改革和开放,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放宽市场准入,改善投资环境,减少政府干预。这是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有助提高权威性和语权。另外,中国加入WTO2016年便15年,但至今市场经济地位。中国已WTO提出诉案通过改革开放加强可信度,提高获胜的概率。

2018年7月17日

来源于《财新周刊》2018年第29期,文章原题为“WTO尴尬何解”。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