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NAFTA谈判玄机

NAFTA谈判玄机

重新谈判NAFTA最早启动,焦点和冲突也极显著,从中可一窥特朗普的谈判策略及其关注点,或可为中美贸易谈判及未来可能的WTO改革或重新谈判,提供借鉴

由美国发起的这一轮贸易战有四条主要战线,即中国与美国,美国与欧盟,美国与日本,以及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当前的状态是:中美谈判暂时中断,虽互加关税,但也偶有接触;美欧7月份达成“约定”,暂停关税大棒,将通过会谈达成协议,笔者预计谈判可能旷日持久;美、日之间争执继续;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重新谈判有进展,美、墨即将达成初步协议,但美、加仍僵持不下。

在这四条战线中,对成立于1994年的NAFTA的重新谈判启动最早,焦点和冲突也极显著,从中可一窥特朗普的关注及其谈判策略。特朗普上任后,先是退出TPP,随后于2017年8月16日启动了NAFTA谈判,迄今已一年有余。期间磕磕绊绊,而今年6月份美国和加拿大的激烈争吵,7月份墨西哥总统大选新人胜出,加之即将于11月份举行的美国中期选举,都为谈判增加了复杂程度和不确定性。

而从内容上看,谈判的核心涉及几个重要方面,包括改善劳动条件、原产地规则、争端解决机制与日落条款。汽车产业是重点,因其关乎所有NAFTA原有25个章节条款的全部内容。

先看劳动条件。劳动条件很少被包含在一个贸易协定中。世界贸易组织(WTO)中没有,NAFTA也同样如此,因其通常被视为与贸易无关。但美国坚持,一为就业回流,二为争取民主党选票。

为此,美国要求一辆汽车要有40%的部分由最低平均工资为1小时16美元的工人生产。还要加强劳动保护。如果提高工资,加强劳动保护,墨西哥汽车产业的成本会大大提高。目前墨西哥的汽车装配工人的小时工资为8美元,一些零件生产企业只有4美元。在这些方面,美国占有优势。墨西哥认为40%这一比例过高,曾建议降为20%,以让企业有更多时间去适应和调整。

再看原产地规则。在原NAFTA协定中,要求一辆汽车的62.5%的比例在北美生产。现在美国建议提高至75%,且包括发动机、变速箱和电池等核心部分必须来自北美。这有利于美国。而墨西哥认为不应高于70%。

第三是争端解决和仲裁机制。在现有规则下,企业可以起诉一国政府,并由一个国际仲裁专家组来裁决。企业界欢迎该条款,而美国试图取消它,以限制加拿大和墨西哥企业获得美国政府采购的机会。

第四是日落条款。这是美国要求增加的,含义是除非届时续签,否则5年后自然到期。美国试图通过此举增加其影响力,而加拿大和墨西哥出于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都极力反对。

美国重新谈判NAFTA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让制造业回流美国。无论是原产地规则,还是提高劳动条件,均如此。即便因此可能提高成本,并降低北美地区汽车产业的整体竞争力,也在所不惜。此外,通过取消企业起诉政府的条款以限制别国企业获得美国政府采购,以及增加日落条款以增加其影响力,有很强的倾向性。

其他谈判的内容还包括农产品和木材。美国认为加拿大通过价格管理和关税政策等手段,提供了不公正的补贴。美国去年就对进口自加拿大的软木材加征了关税。奶制品中的超级过滤奶也触发美、加贸易争端。

在NAFTA谈判中,特朗普采取了”分而治之、各个击破”的策略,即分别单独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谈判,使其相互竞争,以取得对自己最有利的结果。

这一策略很奏效。加拿大没有参加最近美国和墨西哥的谈判。美、墨试图在8月25日达成一个初步协议,美国国会需要90天来批准这一协议,并争取在12月份墨西哥新总统就任前,在现任政府期内签署。预计加拿大将很快加入谈判,其在汽车原产地规则和日落条款等方面与美方分歧较大。美国威胁说如果与加拿大达不成协议,将对其汽车及零部件加征关税。

由此可见,在长达一年多的NAFTA谈判中,充分体现了美国的关注点及其策略,或可为中美贸易谈判及未来可能的WTO改革或重新谈判,提供借鉴。

 2018年8月21日

来源于《财新周刊》2018年第35期,2018年9月2日出版。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