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2048年的WTO

2048年的WTO

只有改革才能生存,但留下的时间窗口已然不多。一方面积极谋划和参与WTO改革,同时强化RTAs的谈判进程,这较任何时候都至关重要

哈佛大学的公共政策学者、前世界贸易组织(WTO)顾问克雷格•范克拉斯塔克(Craig VanGrasstek)于2013年写了一本书,题目是《WTO的历史与未来》,这本流传甚广的名作被认为是自1948年开始运作的WTO的官方“传记”。在这本书的最后一章,他提出了一个充满想象力的问题:2048年的WTO什么样?虽挑战不少,包括多哈谈判如何收尾,怎样处理WTO这一多边贸易体系与区域贸易协议(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RTAs)的关系,主权问题能否较好平衡,以及如何改革WTO使之更好地发挥作用,等等,但他非常乐观,认为WTO已被证明具有良好的适应性和弹性,能够吸收其成员的多元视角和思想,所以有充分的理由相信,2048年甚至之后WTO仍将存在。

但可能令范克拉斯塔克始料未及的是,在他做出上述预言仅5年后,WTO便出现了生存危机。主要表现在:一,WTO自身存在的上述问题迟迟未能得到有效解决,权威性显著削弱;二,贸易摩擦愈演愈烈,有重要成员无视WTO规则频频挥舞关税大棒甚至扬言退出,使事态有失控的危险;三,双边、诸边以及区域贸易谈判备受重视,WTO日渐边缘化。

而导火索则是美国对WTO的显著不满,其理由是:认为因政府补贴和知识产权保护不够而产生的扭曲的贸易行为,WTO在披露和惩罚方面做的不够。第二,规则的约束力不对等,给予发展中国家的灵活性过大,而对发达国家约束太强。第三,认为美国的主权被削弱,指责WTO上诉法庭司法越界,捆绑住其保护本国公司的手脚,不利于应对不公平的外国竞争。第四,对于电子商务等新变化反应迟缓。

在上述压力之下,如何改革WTO渐成为焦点。今年6月底,欧洲委员会提出WTO现代化改革的建议,试图强化WTO的谈判功能,并推动制订与更新规则。报告还有针对性地用了三分之一的较大篇幅讨论上诉法庭困境,令美国相当不满。7月份,加拿大发布关于加强和改革WTO的建议,将电子商务、投资保护和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贸易纳入其中。9月25日,美国、日本和欧盟三方贸易部长会议公布联合声明,认为在WTO改革中,应审视对发展中国家的界定并要求其先进成员承担全面义务,同时数字贸易和电子商务也是关注重点。9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G)和WTO三方推出了关于贸易问题的联合报告,建议WTO改变谈判方式,加快谈判进度,淡化“单一承诺”(single undertaking),同时重视有限多边谈判。10月24-25日,加拿大邀请12个WTO成员研究改革。

但首先要确保WTO的争端解决机制能够发挥作用,这是第一要务,否则WTO将陷入瘫痪。正常情况下,上诉机构成员是7人,到2018年9月底仅剩下3人,这是足以听取诉讼的最少人数。一方面特朗普政府阻挠对新人选的任命,另一方面,到2019年12月10日另有2人任期届满,届时WTO的争端解决机制将停摆。正如WTO副总干事艾伦.沃尔夫(Alan Wolff)所说,如果没有WTO上诉法庭,每一次争端都潜在地有可能演变成贸易战。所以,必须尽快通过新成员的任命程序。

除此之外,其他绕不过的问题还包括:先进的发展中成员的责任承担,国有企业,产业补贴,市场准入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以及竞争政策等。这些,将是未来WTO改革和谈判的关键所在。

WTO是多边贸易体制,但一国在全球的贸易地位越来越依赖于区域贸易协定的签署。截至2018年10月,中国已与24个国家和地区签署16个自贸区协定;成立了一个优惠贸易安排(《亚太贸易协定》);正在进行13个自贸区谈判;同时有10个自贸区已纳入研究视野。要加快《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积极接触并在条件成熟时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适时启动与欧盟、英国的贸易谈判。一方面积极谋划和参与WTO改革,同时强化RTAs的谈判进程,这较任何时候都至关重要。

作者为中信证券原董事总经理,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来源于《财新周刊》 2018年第44期 2018年11月12日出版
文章原题为“WTO2048年会是什么样?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