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IMF看贸易战冲击

IMF看贸易战冲击

在贸易战冲击的最坏情景下,长期受影响最大的是美国,短期受影响最大的是中国,而全球长期经济增速平均下降0.4个百分点

2018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最新一期的《全球经济展望》,将2018-2019年的全球经济增速由4月份预测的3.9%下调了0.2个百分点至3.7%。报告认为,贸易摩擦加剧以及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被削弱,是全球经济面临的主要威胁,进而会引起金融市场动荡,投资和贸易减缓。全球供应链会因贸易壁垒的增加而遭到破坏,新技术的传播也由此受到阻碍。最新数据显示,全球贸易、制造业和投资已出现减弱迹象。

基于全球综合货币和财政模型(Global Integrated Monetary and Fiscal Model, GIMF),IMF测算了贸易战的冲击,包括贸易成本提高的直接影响、贸易摩擦对信心、企业投资计划的干扰,以及金融市场波动对企业资本成本造成的压力。据此,情景分析共分如下五个层次:

第一层:基准预期。建立在已生效的关税措施基础上。包括:美国对所有进口的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对进口自中国的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对进口自中国的另外2000亿美元商品先征收10%、再增至25%的关税。同时,假定美国的所有贸易伙伴都对进口自美国的商品加征对等关税--中国除外,即针对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中国仅对进口自美国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7%的关税,而当美国将关税增至25%后,中国会增至17%。

第二层:美国对进口自中国的另外267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对所有进口自美国的产品加征25%的关税。

第三层:美国对所有进口的汽车及其零部件加征25%的关税。同样,假定其贸易伙伴也对来自美国的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和其他商品征收对等关税。

第四层:贸易摩擦干扰信心进而企业投资计划。对美国依赖度越高的国家所受的影响越大。

第五层:企业金融条件趋紧。在最坏情况下--即美国对所有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征收25%的关税,而中国采取对等措施--企业盈利下降会导致信用利差全面提高。

同时,假定欧元区和日本无法使用常规手段放松货币政策。而对于所有其他经济体,常规的货币政策反应服从泰勒规则。另外,面对贸易战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假定短期内企业替代中间投入品的能力受限,而长期看中间投入品的替代能力与最终产品相同。

迄今为止已加征的关税的影响尚小,但却是实质性的,美国和中国均承受了成本冲击。若中、美进一步加征关税,成本将加倍。短期内,一些国家会受益,因中、美试图从其他国家寻求替代性进口。但一旦中、美从本国找到替代品,其他国家的受益将消失。

若美国与其贸易伙伴互加汽车关税,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将急剧增加,因进口量大且汽车零部件难以替代。与美国汽车市场有密切联系的加拿大、墨西哥和日本也大受影响。短期内中国和欧元区将受益,而长期看负面冲击无处不在。

一旦企业削减投资,全球的产出都会减少,尤其是货币政策执行受限的地区。在金融条件收紧情况下,企业生产下降更为明显,新兴市场首当其冲。

在贸易战冲击的最坏情景下,长期受影响最大的是美国,短期受影响最大的是中国。长期看,一旦所有的调整全部完成,美国的产出较贸易战前基准情形将下降1个百分点,而中国的产出下降仅低于基准线0.5个百分点,而全球长期经济增速平均下降0.4个百分点。美、中以外的经济体所受影响主因是汽车关税增加:加拿大和墨西哥合计产出下降1.5个百分点,日本下降0.2个百分点,欧元区则低于0.1个百分点。

基于规则的全球治理结构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与挑战,甚至不夸张地说,全球贸易体系有进入“战国时代”的危险。为避免苦果,各国必须通过合作化解分歧。对中国而言,缓解贸易战的短期冲击至关重要,为此,亟需采取切实措施稳定企业和市场信心,保护民营经济,加大实质性改革和开放力度,积极推进区域贸易协定的谈判。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8年第49期 出版日期 2018年12月17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