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猫捉老鼠”游戏继续

“猫捉老鼠”游戏继续

将保证金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计缴准备金,更深层的含义在于堵口子、补漏洞,提高货币当局的调控效率。
 

一石激起千层浪。央行日前下发通知,将因银行承兑汇票、信用证及保函业务产生的保证金存款,纳入上缴存款准备金的一般性存款范围,并在未来六个月内分步实施。按此规定,届时银行体系将缴存准备金9000亿元左右。文件的落款日期为8月25日,被普遍解读为政策收紧的进一步举措,引发股票、债券市场双双下跌。

此前一周,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颇受关注:8月16日,1年期央票发行利率上升8.58个基点;18日,3年期央票在时隔三周之后重启,当天发行的3月期、3年期央票利率,较前分别涨8.17个基点和8个基点,91天正回购利率也上升8个基点至3.16%。由此,3月期、1年期、3年期央票发行利率分别达到3.16%、3.58%和3.97%,与二级市场的利差已经非常小,3月期较二级市场持平,3年期低5个基点,最多的1年期则低至12个基点。即便如此,发行量并未显著增加——此现象的预兆作用虽常被夸大,但有时也耐人寻味。

市场有所警觉是自然的。种种迹象表明,虽然周边国家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欧洲债务危机正处于水深火热,但国内大的政策基调之一还是抑通胀、调房市,加之其他因前期迅速扩张带来的潜在风险的日益显现,基本可以断定中国的货币政策不会轻易放松。

然而,对是否应很快再度出台紧缩政策,分歧很大。在笔者看来,近期国际形势突变后,加息手段不急动;而提高准备金的需求也不迫切:虽然央票难发,但今年前八个月,基础货币的回笼力度并不弱。据笔者估算,回笼比率达75%,相较去年的63%高出很多,且银行体系的超储率已经很低。

但扩展存款准备金的缴存范围,是一项制度建设,其正确性毋庸置疑。此时推出,当然具有紧缩的作用,并释放出调控不会轻易放松的信号;更主要的目的在于堵口子、补漏洞,以强化货币当局的调控能力和效率——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猫捉老鼠”游戏。此措施的出台,某种意义上似乎超越了“有关时机选择”的讨论,也恰与银行业靓丽半年报集中发布的时间同步。凡此种种,颇具深意,显示出决策层态度坚决,指向性强,应引起充分重视。

货币当局调控能力的缩减问题,近年来日益突出。截至今年6月底,货币当局的总资产27.8万亿元,商业银行体系则高达106.2万亿元,前者只占后者的四分之一。另外,脱离于正规银行体系的“影子银行”不断发展壮大。游离于表内、表外之间的各类理财产品层出不穷。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仅四大行所销售的银行理财产品,累计突破了9万亿元。这导致货币当局的金融调控效力常大打折扣。正因如此,一段时间以来,有关方面开始关注“社会融资总量”这一指标,逐渐将其作为调控操作的参考对象;注重对各类理财产品的监控;提高了对“影子银行”的关注度。

此前各上市银行纷纷发布了异常靓丽的半年报,净利润大都同比增长30%以上。这显示出银行体系创新力度的加大、盈利能力的提高,以及业务结构的优化,但其背后强烈的扩张动力,也潜藏风险和隐忧。比如,半年报显示,不少银行的逾期贷款在显著增加。在此时扩大存款准备金的上缴基数,通过健全准备金制度的功能来加强货币当局的调控能力,实为未来系统性金融改革的一环,迫切性极强。

当然,该措施的紧缩效应可被其他政策对冲。如减少央票发行的规模,不再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甚至对中小银行下调准备金率,以及暂缓加息或不加息等。在减少新发央票的前提下,仅未来两个月公开市场到期的6500亿元资金,自身就具有对冲的功效。

所以,在金融改革之外附带的调控效果,取决于跟进的配套政策。

2011年9月 发表于财新《新世纪》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