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准备希腊破产

准备希腊破产

问题不在于希腊是否违约,而是以什么方式违约。促使希腊违约得以有序进行,是当前各方力求实现的目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谁会成为欧债危机的第一个牺牲品?谜底终于在10月9日揭开:它并非来自危机深重的南欧,而是身处欧洲核心区域法国著名的德克夏银行。这家银行一度是全球领先的市政机构的贷款人,三个月前刚刚通过欧洲银行业监管机构EBA的压力测试,拿到了合格的体检证明。但形势瞬息万变,德克夏的状况迅速恶化,在苦熬多日后,终因不支而倒下。

德克夏的倒掉,表明欧债危机已经蔓延到欧洲大陆的中心。这只是冰山一角,如今仍有众多体量庞大的银行正苦苦挣扎:批发市场拿不到资金,债券融资今年三季度骤减到340亿美元,不得不竞相低价变卖资产,巨大的压力有增无减,随时可能有新的银行破产。

一家银行毕竟是单个机构,影响相对可控,但如果主权国家违约甚至无序违约的话,则整个体系都有可能崩溃。而主权国家中,希腊违约的风险正在加大。

希腊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虽然欧盟、欧洲央行和IMF这“三驾马车”于10月11日完成了对希腊状况的评估,建议发放其翘首以盼已久的80亿欧元贷款,但这只能稍解燃眉之急。

希腊高达3500亿欧元的债务占GDP的比重目前高达166%,预计2012年将继续上升至172%。作为7月21日救助方案的条件,希腊本应大力推动内部改革,缩减赤字,但三个月之后,其赤字规模不但没有缩小,反而恶化,增加了救助的难度,并引发信任危机和市场混乱。

对希腊进一步的债务重组不可避免。法国总统萨科齐在两周前说过“不能让希腊破产”,如今他极力回避再次提起这句话。

笔者认为,现在有关各方的努力,包括接连不断的磋商和峰会,实质是在为希腊的“有序违约”做准备,避免债务危机演变成银行业危机,甚至波及欧元区的生死存亡。

债务重组的主要内容之一是削减债务。7月21日的救助方案中,持有希腊债券的银行仅需要承担21%的损失,按面值计算相当于将希腊债务减少了5%即175亿欧元。而现在,各方则在讨论将希腊债务再次削减60%的方案。

这些债务的承担者首先是银行。所以,要先对银行补充资本,让其能够承受损失并吸纳希腊破产的后续影响。IMF认为,银行需要增加的资本规模为2000亿欧元。

在资本的来源上,途径可优先考虑市场融资方式,包括银行发行可换股债券;其次对无法向市场融资的银行,政府出面注资;最后是启动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EFSF除了向银行注资,还要肩负二级市场购买债券及提供流动性之责。但EFSF规模太小,因此提高其杠杆很重要,可能的方式包括提供担保,向市场融资,以及ECB借款等,以将其规模增至2万亿欧元以上。

10月9日,萨科齐和默克尔承诺,将在11月3日G20峰会之前,拿出最终的解决方案,内容包括对银行再资本化,解决希腊债务负担和防止危机在金融市场蔓延的方式和步骤,并加强欧元区整合。欧盟主席范龙佩宣布将原定于10月18日召开的欧盟例会推迟至10月23日,以便有时间“敲定应对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全面策略”。

该方案的出台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需要解决诸如确定救助的范围,定位EFSF的功能,加大EFSF杠杆的方式,以及政府部门是否应当与私人部门一起承担更大比例的债券减计等一系列分歧。同时,因国内出现政治僵局,斯洛伐克在10月11日的投票中,暂时未能通过EFSF改革计划。更重要的是,任何一个方案都难说是“最终的”,解决欧债危机需要进行漫长的艰苦努力。当前,促使希腊违约有序进行,是当前各方力保的目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2011年10月发表于财新《新世纪》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