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欧元区十大悬疑

欧元区十大悬疑

欧元区正进行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次实验,也有机会能够涅槃重生
  2011年欧债危机高潮迭起,波谲云诡,颇具戏剧性。如果说2008年初见“黑天鹅”,那么2011年见怪不怪,已无人惊诧。这个世界仿佛已进入什么都能被颠覆的时代,随之而来的是不可知论再度蠢蠢欲动。

此时更应关注的是事态在特定条件下如何演进。这些演进大多需要合乎逻辑,虽然偶尔的微小事件也可能改变历史进程。以此出发,本文试图梳理2012年欧元区可能经历的焦点,以提供一个大略可资参考的脉络。

第一,最紧迫的是重债国能否应付融资压力。据彭博资讯统计,2012年七国集团加金砖四国有7.6万亿美元债务到期。德意志银行数据显示,欧元区一季度将发行2620亿欧元债券,全年达8650亿欧元。欧元区政府将与区内银行竞争资本,一方面依赖银行购买公债,而银行自身一季度就要融资2300亿欧元,若遇阻,收益率继续高涨,则震荡难以避免。

第二,希腊私人部门债务减计是否顺利。希腊须在一季度就私人部门减计其50%债务达成最后协议。私人部门十分抵触,预计过程异常艰难。同时,2012年3月希腊144亿欧元债务到期前,要落实去年10月达成的对其第二轮救助,包括提供1300亿欧元公共资金。

第三,欧洲经济会有多虚弱。欧元区失业率10月10.3%,创十年新高,12月消费者信心跌至两年新低。好在12月服务业和制造业好于预期,部分缓解了对衰退的担心。IMF本月将再次下调增长预期。美国近期稍好,关于美、欧脱钩的声音不断传出,拭目以待。

第四,欧洲央行会否将利率调降至零,并加大债券购买力度。新任行长德拉吉展现出与特里谢不同的风格,两次下调利率。去年12月欧元区物价降至2.8%,趋势上与欧洲央行2012年2%、2013年1.5%的判断一致,为进一步下调利率留出空间;幅度多大,尚可存疑,激进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另在欧盟新财政协定后,其债券购买计划能否取得新突破。

第五,如何增加欧元区援助弹药。IMF发挥更大作用的条件逐步具备,欧洲各国对IMF提供2000亿欧元贷款,是实质性进展。拉加德呼吁尽快完成对IMF份额增资,未获美国实质性支持,能否在2012年10月前结束,有不确定性。此外为主权债务提供担保,及设立“共同投资基金”(CIF)并吸引欧洲外部资金,非常重要。

第六,欧元债券会诞生吗?欧盟新财政协定后,发行统一欧元债券的可能性增大,虽然2012年概率只有10%。

第七,法、德及欧盟AAA评级能否保住。标普不久前已对欧元区的15个国家发出了降级警告,包括德、法甚至欧盟。一旦评级被调降,其影响可被无限放大。

第八,2011年政权更迭寻常事,每一次都对应重要事件。2012年希腊和法国分别在2月和4、5月间大选,结果取决于危机处理进展。有大洋彼岸美国11月份竞选造势陪衬,场面会十分壮观。

第九,会出现货币危机吗?2011年欧元区有债务危机,但并无货币危机。虽欧元破天荒连续两年表现不如美元,但还算坚挺。2012年美元呈强为大概率事件,欧元会否“坠崖”可成看点。

第十,谁会退出欧元区?英国在2011年最后一刻近乎“退盟”,未签署欧盟“政府间协议”。新的一年,有国家退出欧元区吗?德、法轴心政治决心之大,信者众多,但是否已做好应对极端事件预案?

2012年的欧元区,仍将跌宕起伏,悬念丛生。虽然头绪繁多,且不易解,但也不必过于悲观。欧洲正进行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次实验,将其作为一个非常阶段的非凡历史事件来看,心态便会积极许多。期待欧元区能够涅槃重生;而欧洲也应该去除傲慢与偏见,以宽广和坦诚的胸怀,拥抱这个已经变得崭新的世界。
本文发表于 财新《新世纪》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