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高占军 > QEⅢ今非昔比

QEⅢ今非昔比

QEⅢ对中国的影响总体负面,毕竟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拥有相当规模的美元资产
 

虽然不乏争议,美联储还是如期推出了QEⅢ,从而迈出了新一轮量化宽松的步伐,并以其大胆与推陈出新,留下无穷想象空间。此前,面对美联储头两轮量化宽松,各国质疑者众多,而相比之下,如今似乎整个世界都敞开胸怀拥抱QEⅢ——事情变化的速度之快,有时令人瞠目。大概在身处困难之时,大家都存有抱团取暖的心态,以至于对短期生存的考虑会偏离其既定战略目标。

在笔者看来,QEⅢ具有与以往显著不同的三大特点:第一,大大提高了对通货膨胀的容忍度;第二,以无限量、无限期及无限定具体标准这三个“无限”,为货币当局预留足够的弹性和空间;第三,提高了“沟通手段”在货币政策功能发挥中的地位。

对于QEⅢ的作用,伯南克以其雄辩征服了听众。但他或许并未竭尽全力,因为明显有诸多理由他只字不提,否则说服力会更强。无论伯南克是否蓄意遗漏,这些效果都客观存在。

首先是债务货币化。开动印钞机购买债券,压低利率,将债务货币化,是债务国的“最佳”选择。8月31日,伯南克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行长会议上谈到,QEⅠ和QEⅡ大幅压低了国债利率,并认为其效果具有“经济意义”。所谓的“经济意义”,其中就包括降低融资成本,减少财政赤字和债务负担。

其次是以通胀手段隐性减债。美联储的新政中,暗含通货膨胀率可以超过目标水平的假定;而且,如果通货膨胀率向上击穿目标水准,美联储会采取均衡措施将其拉回,但必须同时考虑其与就业的偏离度。照此理解,若失业率较高,美联储就不必急于采取措施抑制通胀,从而大大提高了对通货膨胀的容忍度。

伯南克对此讳莫如深。新闻招待会上,他在回答记者“能容忍多大程度的通胀”提问时说,美联储的政策取向“并不包括有意提高通货膨胀率,这并不是目的”,听来颇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

最后是以货币贬值促出口增加。回顾历史,在危机之中,各国往往会采取竞争性贬值等以邻为壑的手段,来提高自己的出口能力。量化宽松无疑具有推动美元贬值之效。

QEⅢ实际上宣告了前两轮QE的失败。美联储实际上也是在孤注一掷。经过前两轮QE,美国股市和债市都创下了新高,惟一低迷徘徊的,只剩下房市了。伯南克购买MBS的措施主要针对房市,如果房市也起来,便是资产价格全面上涨的局面;若那时就业和经济仍未见明显改善,美联储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美联储对利率全面压制,势必干扰金融市场的正常运作,导致银行体系的盈利能力和放贷意愿下降。美联储由此成为美国金融市场最大的投资者兼做市商,且有无限神秘力量。美联储变成惟一的玩家。

最后别忘了,大选之后美国的财政悬崖是更大的问题。相比之下,美联储动静虽大,也只不过是陪衬而已。

QEⅢ对中国的影响总体负面,毕竟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拥有相当规模的美元资产。当然,QEⅢ在拉动美国经济的同时,有可能增加对中国产品的需求。另外,虽然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会上升,但有效汇率将下降,对出口也有促进作用。

对于中国而言,要防止QEⅢ可能带来新一轮的资本冲击和输入型通胀,但影响不必高估。QEⅠ和QEⅡ期间,全球资本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为主要机会,加之当时中国的全面刺激政策,催生了资产价格的急剧上涨和较高的通货膨胀。

然而今非昔比。一是QEⅢ的效应递减。二是新兴市场经济放缓,风险显现,做空的力量增强。欧洲央行近期无限量购债的举措,解除了其面临的最大危机,之前疯狂出逃的资金可能重返欧洲,减少对中国等新兴市场的压力。

推荐 2